凝视黑白 - WordsTaste
凝视黑白
标签:
  2019-05-21 17:38:38

有的时候理想与现实如同黑白一样泾渭分明,但对于1841年的所罗门而言,自己那双可以拉动优美小提琴音乐的黑色双手与那些为他脱帽致意的白人听众的双手相互寒暄的时候是一样的温度,一样的触感。

后来,所罗门才发现他一直用力凝视的白色是黑色双手上的棉花,而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已经让他声嘶竭力地奔跑呐喊了十二年。

刚开始所罗门不断地告诉自己乐观面对被贩卖为奴的局面,并为之忍受责骂和鞭挞,甚至他告诉那个被迫与孩子分离的女奴伊莱莎背上布满的伤痕是为争取自由而付出的酬金。

可所罗门不知道的是,所有黑奴的理想是自由的灵魂,而躯壳与肉体的现实是挣不开的脚镣。理想只会一次次地将躯体照亮,让双脚向前跑上一段很短的距离,再把他用力绊倒,使躯体反复地饱受摧残与凌辱直至腐烂在白色的棉花下充作养分。

在所罗门这不幸的十二年里,他曾经无数次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思考过死亡或在弥漫着黑奴汗水味的庄园里被迫直视这个恐怖的现实。很多时候,他已经对触目惊心的满身鞭痕或卑微低下的求饶变得麻木,把解脱尘世痛苦视作拥抱死亡的馈赠,而那个深浅不一的小土坑才是自己空洞的躯壳能够真正休憩的地方。然而这些沉思的结果在所罗门布满血丝的双眼看到高高扬起的长鞭时却又快速地消失了,如同他额角滴落到泥土的汗水虽真实存在却从不示人。

没有人能在真正的死亡面前保持从容淡定,因此,当所罗门抬头看着白色的木棉,低头俯视泥泞的土地时,他只能紧紧地闭紧自己的双眼,颤抖的脸颊和翕动的眼睑没有告诉此刻的他应该放声悲歌还是垂首啜泣,只有绽开的后背用疼痛告诉他需要等待,等待那个可以解救他的理想。

后来他遇到了巴斯,在巴斯的帮助下,所罗门逃离了囚禁他十二年之久的庄园,他睁大双眼,大声嘶吼着朝外面飞奔,像是脱缰的马,终于获得了自由。

当他返回家中,看到自己女儿怀抱中的婴儿,他在喉间哽咽的情感化作悔恨的泪水,在与家人的拥抱中,所罗门的双眼里看到的不再是黑白,而是生命的色彩。

<<<返回上一页 阅读(110) | 评论(0) | 收藏(0) | 赞(0)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