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S 《论如果白浅祭钟,夜华会有多疯》 - WordsTaste
4S 《论如果白浅祭钟,夜华会有多疯》
标签:
  2017-06-29 18:21:06
15

夜华自然不会去揣度凡人的心思。
他深吸一口气,这空气中飘荡着桃花香味叫他神往。这气味是青丘的散漫无为,是桃林的日日逍遥,是浅浅身上经年的体香,是让他眷恋不已的幸福。
他记得这里,十分记得。这是魂牵梦萦离别之地,千百个夜晚叫他肝肠寸断,这含元殿当年毁于红莲业火,浅浅正是在这大殿前与他分别。他在凡间等了五年,等来的是若水河畔哭声阵阵与青丘仙境满地白绫,他不信他不愿他不甘,他不敢忘记就是在这里,浅浅让他等她。
他突然有些兴奋起来。墨渊说得不假,浅浅守信,不会失言,这桃花香味怡人,定是浅浅已经归来。若他不在九重天与翼界浪费时间便好了,原是他头脑不清浪费了辰光,却叫浅浅在此处等他,待到重逢,他定要赔罪。
凡人们跪在地上交头接耳,有胆大者实在好奇,抬起头看向夜华,而那皇帝仍踌躇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夜华上前一步向那皇帝问道:“柳夫人可曾回来过?”
他的语气带着太过明显的期待与十分隐秘的紧张,让皇帝有些不安。昔日柳照歌还在时,讲话从来平平淡淡,偶尔同柳夫人一同赴宴方能听到他的笑声,皇帝却从未听到过柳照歌这般说话。
皇帝仔细看看夜华,只见他发饰衣物皆非凡品,腰间宝剑虽已入鞘却光华凌人,头顶祥瑞身带仙气,虽那张脸的确就是柳照歌,却与当日的柳夫人一般一看便不是凡人。皇帝在心中告诫自己,不管太史令说的是真是假,此人定已不是他的中书令了。
夜华目光灼灼,盯着皇帝,皇帝觉得内衬已经被汗水打湿,谨慎答道:“不曾。”
八年来风不调雨不顺,他们也曾私下议论过若柳夫人回来,那必然代表神仙们的麻烦事儿已然了结,这凡间便不会再这般凄惨,然而等了一年又一年,柳夫人却再也没回来过。
夜华眼中悄悄闪过一丝难过,却并不相信皇帝所言。这桃花香不会作假,浅浅必然在,只是这些凡人们不知道罢了。他心中焦急,向乌泱泱跪了一地的人群走去,那桃花香就自其间而来,浅浅必然就在其中。
此时皇帝却走了上来作揖问道:“不知这位先生如何称呼?”
跪在地上的太史令偷偷抬起头,瞧见夜华英朗身姿,心想那河神大约不会糊弄自己,却不知皇帝这一问是何意思。
夜华有些不耐,不作回答拂袖踱步走开。如今他已归位,再和凡人扯上关系本已不妥,此行原本只是为了寻妻,旁的他一概不愿理会,自然没有搭理皇帝的询问。
此时人群中突然显出一个人影来,太史令一惊,正是那个正月突然来访又突然离去的河神。只见那河神向夜华行跪拜之礼,恭敬地说道:“拜见太子殿下,小仙是若水河神。”
皇帝原本是想同这仙人套套关系,打听这凡间几时才能太平,想来既然他曾投胎变作柳照歌,总不至于驳了面子,然夜华何等人也,怎是他一个凡间帝王摸得透的。此时这河神出来印证太史令所言非虚,皇帝略觉忐忑,心中却想定要求这天族太子施法免了这凡间大难方可。
那河神又道:“小仙曾在若水有幸得见白浅上神,识得上神仙气。上神仙气未散,太子殿下想必已然察觉。小仙在这京城逗留了数月,虽不曾见到上神真元,却探得了那仙气的来历。”
夜华的眼睛亮起来,那期盼太过鲜明,倒让河神有些害怕。
河神深吸一口气,向人群侧过视线说道:“那仙气,就自柳老夫人身上而来。”
柳老夫人比三年前苍老了不少。仙界短短数日,凡间几个春秋,更有孤独寂寞萦绕心头,人生凄苦染白两鬓,柳老夫人已经是风烛残年。
凡人命苦。自夜华搬去狐狸洞到他们二人上九重天,期间不过数月,夜华曾拉着白浅下凡游玩过数次,因着夜华的小心思,每每都会路过昔日的中荣国。他们亲眼见着街边酒肆的小娃娃长大老去,最后变作城外的一抔黄土,再由风吹散了,留不下一点踪迹,仿佛从不曾来这世间走一遭。那时浅浅便说凡人命苦,生老病死,生生世世皆是如此,而他们天生仙胎,免遭轮回,确实好运。彼时浅浅尚不知晓,或说已经遗忘——凡人有命,仙人有劫,生劫易渡,情劫难了。轮回自苦,一碗孟婆汤,忘却前尘从同来过;而仙家时光漫漫,只让伤痛更深,就如夜华在洗梧宫那浑浑噩噩三百年,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又哪里来的好运。
夜华眼波流转,若有所思,万生皆苦,圆满何其艰难。他低下头看着那柳老夫人,想她一生只为膝下一子,到头来一场空,该是何等凄惨。他自小寂寞,却顺风顺水,在浅浅之前从未尝过人情之苦。他本为寻妻而下凡,相思成疾让人痴狂,如今在这人间见着柳老夫人孤苦伶仃,夜华突然胸中清明,生出一些感悟来。

柳老夫人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眼泪一滴一滴地洒在石砖上,整个人抖得厉害。
丧子之痛,痛彻心扉,她孤家寡人,思念独子入骨,如今那人就在眼前,她却只能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她始终还是抱有希望的,传言柳照歌并非凡人,她便盼着哪日她的儿子能回到人间看看她,以慰藉她的殷切思念,却不想太史令所言如晴天霹雳,将她最后的盼头打碎了。
从天而降的神龙威风凛凛,化作人形亦尊贵无比,凡人卑微,若是逾矩,恐遭天打雷劈。她只得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不可造次,仙凡有别,她不过是一介凡人,能养育天族太子,哪怕只是个转世,已经是天大的福分。那不是她的儿子,她从来、从来就没有过儿子。

夜华踱步上前,看着老夫人两鬓斑白默默垂泪,心中感慨万千,出声却只问道:“浅浅可曾回来?”
柳老夫人把头埋得更低,哽咽答道:“禀仙人,不曾。”
夜华看着她,突然觉得方才心中感悟又被刻骨思念掩盖了去。他佛道双修,心怀慈悲,见到人间凄苦,一时感到自己相思不得见也算不得什么,然再寻浅浅不见,夜华的慈悲与胸怀便瞬间消散而去,此时只余刺骨寂寞同无尽相思,叫他疼痛不已。
夜华忽然领悟到,自己大概是个自私的人。他心中有一杆称,一边装着天下存亡,一边装着与浅浅恩爱,他愿意为了救世而牺牲自己,但若四海八荒尚未危在旦夕,他的称便永远偏在浅浅这里,连生离都不能忍受,更何况死别。

他怅然若失,心中有些失望,既失望于自私的自己,又失望于仍无浅浅线索。
此时天上忽作惊雷,大片祥云飘落,半空中龙气搅动,墨渊忽然现身,站在了夜华身边。
二人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叫大着胆子抬头张望的凡人大为疑惑,那凡间皇帝目瞪口呆,然在他问出疑问之前,那祥云便落到了地上,变作了一群群天兵天将。
为首天将上前作揖道:“参见太子殿下,请殿下同末将一道回九重天。”
翼界之事早已上报。夜华入魔,非同小可,更有天族将士死于夜华之手,因果循环,夜华已犯下重罪。
夜华看着眼前严阵以待的天兵,他们各个神情紧张如临大敌,仿佛是要缉拿什么不得了的要犯一般,不由觉得可笑。
墨渊将夜华护在身后,语气冷漠对那天将道:“若水之战拖了又拖,来找夜华回去倒是动作很快,九重天甚好,倒叫我佩服。”
天君之前下了死令要将夜华带回,却不曾想到墨渊真的出面维护。夜华乃墨渊胞弟,墨渊已经挑明,但天君总想着再占一占辈分的便宜,不好叫夜华真的离了九重天,但墨渊在此,便是囫囵不过去了。
墨渊一开口便不留情,那天将觉得棘手,只得低头再行礼道:“参见墨渊尊神。这是天君的命令,望尊神莫要为难末将。”
墨渊冷笑一声:“将军不曾抵御翼族,不曾为四海八荒立下什么功劳,看来贵部都惜命,舍不得抛下九重天莺莺燕燕。人各有志,我无话可说,可若要带夜华回去,你恐怕不够分量。”
墨渊为人正直,唯一的毛病就是护短,话说到这份上,意思再明白不过了。那天将清楚,以墨渊的身份,哪怕天君亲自来怕是都不够分量,只是太子犯了事,天规在上,必得受罚。
这时天兵中走出一星君,行礼劝道:“见过墨渊尊神、太子殿下。尊神与殿下应当明白,天道轮回,欠下的总该还,不然他日反噬,后果更为严重,又何必在凡间让凡人看了笑话。”
墨渊刚想反驳,夜华却上前一步说道:“既是天道轮回,我与浅浅皆于这四海八荒有功,又为何落得这个下场。尔等好吃懒做,无功无德,却能在这里大放厥词,真是他爷爷的天道,他奶奶的轮回。“
这话颇有当年司音风范,连墨渊都忍不住扭过头瞄了夜华一眼。对面天将与星君皆面如土色,来回间天兵已摆好阵,竟直接打算在这凡间逼迫夜华就范。

又是风起云涌。
军阵宏大,上下三层,看不清人数,已将这凡间皇宫围得水泄不通。天兵虽都只是普通天族,但成千上万,总归还是气势惊人,不可小觑。
而父神二子乃真龙之身,低沉龙吟响彻天地,龙气伴着仙气蒸腾而上直冲云霄,直逼的天上的天兵脸色煞白。
为敌者毕竟名震四海,若非天君之令,为首天将绝对不愿与墨渊夜华作对。他顶着二神龙气勉力叫道:“天规在上,请殿下同末将回九重天吧!天君一向优待殿下,必不会真的重罚于您!”
天族人尽皆知太子贤德,深受天君器重,师从名家修行顺利,是未来这天地的主人。
然此情此景,昆仑虚与青丘仍飘着白绫,若水河畔战火仍未熄灭,夜华想起天君,只能想到天君算计的眼睛与怯弱的灵魂,还有三百年前素素在洗梧宫那逐渐绝望失去光明的日夜。

墨渊看着夜华,确认他的意思。
夜华只觉剧痛又咬住心头,泪意湿了睫毛,他拉着墨渊诉说道:“我曾觉得幸运,因我的凡人娘子与太子正妃,刚刚好是同一个人。可是我也因此觉得恐惧,如果……”
如果素素不是浅浅,浅浅不是素素。
“那素素便只能白白被抢了丈夫,白白被挖了双眼,白白被诳跳了诛仙台,白白被逼得魂飞魄散。纵使我如何尊贵如何神通,却也不能护她半分,只因那劳什子天规,那些说着爱我的家人便无论如何都要逼死我此生挚爱。”
“我便是禽兽不如,便是为天地所不容。是我先动的情,是我死皮赖脸与她在一起,是我同她在东荒大泽成亲立誓,永生永世不相弃。可我背信弃义,逼死挚爱,我明明欠她所有所有,然她走前只说两不相欠。”
“如此浅浅只能有朝一日嫁与我这个禽兽,她身份高贵,却也是无辜女子,若那样嫁给我,不过是数十万年有名无实,如此这般,该是奇耻大辱。大哥……!”
泪水已经止不住,夜华声音发紧,胸口闷得厉害,几乎要喘不过气。
“素素便是浅浅,浅浅便是素素,我活了数万年,这大约是我的全部运气了。素素不会枉死,浅浅不会受辱,而我也终于得了机会弥补过错。可我忍不住去想,究竟是何物逼得我们如此艰难,既然相爱,又怎会大逆不道?”
墨渊心里难受得紧,他的胞弟此生如此艰难,实在叫他不忍。他看着军阵漫天,杀意腾腾,表情坚毅起来,握了握夜华的手,答道:“你说的不错,去他爷爷的天道,他奶奶的轮回。”
啸声惊起,真龙之身现世,战火烧到了凡间,桃花香味飘渺,跟随着夜华一道飞上了云霄。
<<<返回上一页 阅读(11733) | 评论(4) | 收藏(0) | 赞(18)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