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01.28(回想) - WordsTaste
1997.01.28(回想)
标签:回想
  2016-09-18 10:39:14, 修改于2016-09-18 10:45:01


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我也终于执笔开始着手写我的第一本日记,说它是第一本倒并不意味着我是初次尝试写它,而是在于这本日记才是我真正地用心去写的东西。以前,我似乎是毫无目的地在着手办这件事,而现在我却明白了它存在的意义。写日记只是为了给自己看,仅此而已。但是,这一点对我来说已足够,我曾经一度在自己失落、无助的时候放弃了写日记:现在我才发现为了挤出那一点可怜的时间来学习,我失去了那么丰富的精神财富。因为那时的我或许只得在字里行间中得意于我的大手笔,那里没有老师焦头烂额的叮咛(其实在我眼里,如同是无情的诅咒),没有一类人的冷嘲热讽,或许那时的我过于悲观了,看世上万物只有黑暗二字可言,现在回想,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骨子里总带着那一股憎恶,不肯认输而已。她们当时为什么要那样做呢!这是个百思而不解的难题,答案她们可能也不知道。不过,现在我过得很好,况且那么多朋友都在劝我忘了那些伤心的往事,我又为什么整日把它当做宝似的念念不忘呢。这是自残,我要忘了它!

时常认为写日记很难,简直无话可说,竟没想到会给自己留了这么冗长的开场白。此时,我才发现发掘自己的内心是件多么有趣的事情。也许,从小到大,我就没有从头到尾地把自己剖析一下,我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我常常在妈妈面前抱怨班里的同学太自私(不过,自从进了行知高中,这种情况比起以前不知少多少呢?)难道我自己不自私吗?我真心地希望自己是个男孩,可是今生注定且无法改变我是个女孩。我在那些男生面前夸夸其谈自己是个大男孩,他们又会怎么来看待我这个疯疯癫癫的小姑娘呢?有时我都已无法判断自己在干些什么?这一切都来自那所送我进了重点高中,我却不知感激的学校。早在初二以前,我不是这样神经质的人,我热情,不怕输,什么事情都爱尝试,为朋友两肋插刀(这事我的确干过),也快意我那时有一群善良、可爱的朋友,曹燕(东方夏、小帅),鲍燕琴(东方冬、奇奇),富宁。对于前两者,虽然我们现在都在不同的学校读书,但写信或是打电话都可以联络上。唯独富宁,她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越飞越远,偌大的中国,我能上哪儿去找呢?也许人与人的相遇,真是命中注定,而我与她今生缘分已尽,想想这么一位推心置腹、毫无保留的朋友,我已无法与她再见面,这是人生何等大的憾事。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年,但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会时常记起她,希望在远方的她也会时常想起我。

我的骨子里确实有点儿悲凉的意味,我总免不了要去提及一些伤心凄凉的往事,真的仿佛它们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不过,我觉得这种事情写出来要比深藏在心里好,就好像我常常向知心透露这些事情一样。不过,总有一天她们(或他们)也会听腻的。我害怕这一天的到来,因此我还是选择自己写给自己看,而日记就是这么一个窗口,我真应该好好珍惜的!

<<<返回上一页 阅读(482) | 评论(0) | 收藏(0) | 赞(3)

验证码